当前位置:高康顺看书小组 > 开元棋牌三公总是输_开元棋牌一直输_开元棋牌手机下载 > “宠”妃最新章节

番外

“宠”妃?|?作者:甄栗子?|?更新时间:2019-10-07
推荐阅读: 重生之人定胜天超脑神医鼎世霸艳鸿渐之翼-女尊锦绣路诱爱迷情:总裁狠温柔凡人修魂传新厄记步步杀机和校花同居的日子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菱花窗格,洒在金丝绣线的锦被之上,泛起一层暖洋洋地白光。

一个身材圆滚滚地小球儿从门外闪进来,扑腾扑腾,蹬着腿儿往床榻上爬,一边爬一边娇软软地唤:“父皇,父皇……”

别说,小女孩奶声奶气地唤声,让人心都要融了。

皇帝闭着眼,大手一捞,就把奶娃娃捞到了床上,不忘拉来被子把她裹起来。大约清醒了点,他黑眸睁开,映入眼帘是女儿甜兮兮地一笑,便笑掐了掐她红扑扑地小脸蛋。

些微寒气透出来,他给她暖暖脸,又捂捂手。

“父皇的小宝石怎么起得这么早?”顾忌到睡在旁边的妻子,他压低了声音哄她,“父皇都还没醒呢。”

小名叫做宝石的小女孩双手握拳表示不高兴,一下扑进皇帝怀里。大声告状:“二哥哥不让我和他一起睡!”

皇帝侧身看了一下妻子,见她没有被吵醒,放心转了回去。

“乖乖,轻点声,你母后在睡觉呢。”他充满童趣地做了一个噤声地手势。

“哦。”小宝石闷闷不乐。

皇帝正轻拍着她的背作为安抚,却听自家闺女突然要求:“父皇,母后上次说的七仙女的故事还没有说完,你说给我听吧。”

“……父皇说过了,你母后在睡觉。”皇帝十分严肃地答。

小宝石一脑袋地疑问,“你轻轻地讲不可以吗?”

“讲故事的声音会吵醒她。”

“可是——”小宝石汪着眼睛,冲他一眨,“父皇你现在也在和我讲话呀。”

“……”

皇帝发现自己现在位于一个尴尬的境地,首先是说谎被揭穿,其次,他认为给女儿讲“七仙女”这类爱情故事有点不合适,但是她扑闪扑闪地看着自己,怎么也狠不下心拒绝……就在这时,二皇子风风火火地闯进来,救他于水火。

“齐小瑶你给我出来!”齐琤双眸如烈火,熊熊燃烧着怒意。他剑眉挑起,纵然人小,依旧带着强烈地压迫感,让想拦住他的一干宫人都滞在了原地。

“还想告状?你还有理了?”

“给我出来!”

小宝石齐瑶抱住靠山父皇,含糊地冲外面回答,“干十么听你的!”

齐琤也没管她听不听,反正一边说着,一边已经闯进来了。他看见被子里圆鼓鼓的地方,气势汹汹就要上前捉拿。

皇帝一声冷喝:“齐琤!”

此刻他已然披衣坐起,高大的身躯遮挡住了后面安睡依旧的妻子。

齐琤被一下喝醒,这才好像从愤怒地情绪里拔/出/来,迈出的脚步停在空中,须臾,不情不愿地收回来,行了个礼喊“父皇”。

还不望瞪那个告状精一眼。

“告状精”唰地把脸埋回去,背对他撅着小屁屁一拱一拱地,诶嘿,就是不理你!

“擅闯宫殿,还呼呼喝喝,像什么样子!”皇帝对着儿子毫不留情,一丁点跟女儿在一起温柔呵护的意思都没有。

“哼!”齐琤撇过头。

“父皇。”

皇帝还要沉声训话,大皇子齐珣走进来止了他的话。他步履从容,仿佛不是闯宫,而是到了一处园林赏花鸟。但面上该有的恭敬一丝不落。

他到后先行一礼,继而道:“此事怪不得二弟,妹妹调皮,抱了碗奶汁到二弟床上喝,结果没拿好洒了。扰得他觉也没睡好。”

齐琤面色有点古怪,耳尖微微发红。

齐珣见了微笑,在心里补上一句,然后不知情地宫人看二弟的反应就有些怪异。

小宝石已然呜呜哭起来,声音盖过了齐珣,翻过身,眼红红地看着哥哥。“讨厌大哥!不许说!”

年纪小,说谎被揭穿总是觉得特别难以接受。

担心别人就这么不喜欢她了。

“齐瑶。”齐珣的声线还有着少年特有的温柔,然而透露出的威严,让齐瑶一时停了哭声,可怜巴巴地拿出自己的小手绢擦眼泪。

齐珣顿了顿,“你闯了祸,二哥帮你收拾干净了,你是不是要和他道谢?”

皇帝这会儿倒也看见小宝石拿水汪汪地眼睛直瞅自己,小手还揪住自己衣角,十分可怜。便心疼护着她道:“大清早不说这个,你们也是,都先回自己宫殿里去。”

“父皇。”

“是非公允,父皇还当有所判断——”齐珣扫了眼用小帕子捂眼,偷偷看自己的妹妹,笑意一闪而过,却仍旧肃声道:“不要过于宠溺了她才是。”

皇帝被儿子说教颇觉尴尬,但觉得为了女儿还是要争取一下。然而他还没开口,那方才还泪眼兮兮地小人儿就已经拖开他的手,“嗒嗒”跑下床榻。

“……我知道啦。”

齐瑶红着鼻子,鼻头里还有水泡泡冒出来,让齐琤勉强忍住笑,面无表情地直视前方。她捏捏帕子,还挺像模像样的给齐琤行了道谢礼。带着哭后软软的鼻音说,“谢谢二哥。”

齐琤别扭地一哼。

齐珣抚摸着妹妹的小脑袋安抚,微笑问:“还有呢?”

既然谢谢都说了,别的也没什么不好意思啦。

齐瑶还是很聪明的一个孩子,立刻理解了大哥的意思。

“对不起。” 她眨着水灵的大眼和哥哥赔罪。

齐琤瞥她一眼,“……原谅你了。”

小孩子的直觉总是特别灵敏,尽管她二哥平常对她最没有好脸色,可是齐瑶就觉得二哥人畜无害,平常最喜欢“欺负”他。

比如现在,分明刚求得原谅,她就立刻举起手臂欢呼一声,亮晶晶地看着对方:“那我以后还到二哥房里喝牛奶。”

齐琤脸一黑,一个“不”字还没出口,就听那边自家大哥含笑道:“只要不抱到床上。”

“什……”

“好耶!”

齐琤完全来不及反驳,小宝石已经蹬蹬跑到父皇面前,张开双手求抱抱,一边乐嘻嘻地笑着,“父皇,我是不是表现得很好?”

皇帝也是一愣,才反应过来,决定不看儿子的脸色,忍住笑抱起女儿,鼓励她说:“父皇的小宝石表现得真好。”

小宝石更年幼一点的时候,指甲特别软,太医就建议多喝牛奶。小娃娃和她亲娘一样,就不喜欢喝奶,每回都是他和宝贝两个人轮流哄劝。但凡她喝完一杯,就会夸她表现好。

到后来倒是养成了习惯,不必他们催,她自己也惦记着喝。顺带着,讨夸赞这个习惯也一直保持了下来。

所以刚刚她自己觉得争取到了有益权利,就来讨他的话了。

他们那边厢父女和乐,齐琤的脸色一时红一时青,像泼了的颜料盘,心里十分想离家出走!

他就知道!

他就知道!

齐琤恨恨地跺脚瞪了大哥一眼,他就知道,大哥即便一副帮他说话的模样,但是该宠着那个小混蛋的时候,比父皇还要过分!

他就不该轻信感动!

齐珣察觉到了他的视线,侧脸微微一笑,他长相更肖云露,笑起来时仿佛冬日的暖阳融雪。

但——

齐琤只从里面感到了深沉的恶意,和无边的黑暗。

用早膳的时候,齐瑶拿着特制的小汤匙在鲜鱼汤里搅啊搅,想了想,问一旁优雅进餐的娘亲道:“母后今天有没有被吵醒?”

“没有,小宝石今天又来找父皇了?”

云露口中答话,又见小儿子一脸闷闷,若有所思,复放下筷子,笑着亲自盛了一碗汤给他。

齐琤精神了些,虽神情平淡的接过汤,但心里很感动。

他还有母后!

“对啊,父皇说让我轻点说话,不要吵醒母后。所以我很轻很轻的。”齐瑶点头,复有些疑惑地问,“但是二哥的嗓门好大,母后真的没被吵醒吗?”

齐琤差点打翻了手里的碗。

齐小瑶你到底是不是我妹!陷害哥哥对你有好处吗!

不过仔细想一想,他当时的声音确实不小……

齐琤脸红了一下,诚恳地道:“母后,是麟儿鲁莽了。”

“无妨,母后没听到,可见麟儿的声音也不响。” 云露温柔抚慰完儿子,把脸转向皇帝。那和大儿子如出一辙的笑容,登时也让皇帝感到了深沉的恶意。

他轻咳了一声,又觉得有点委屈。

昨晚那不是一时把控不住嘛……看她睡得多香甜,儿子女儿吵得他头疼,她一点没受打扰。

这都是他的功劳!

寻常饭桌上遵循的是食不言的规矩,但因为有齐小瑶的存在,这项规矩只能束之高阁。齐家的男人一向纵容她,云露在以少输多的情况下,也做不成严母。

还没多过一会儿,就听她忧心忡忡地说起来,“我们吃得那么好,小姨每顿只能吃豆腐好可怜。”

这句感叹让云露夹菜的手一顿,和皇帝对视一眼,共同看向“忧国忧民”的女儿。

“听说姨父还动不动就凶她,真是生活得一点都不幸福呢。”齐瑶放下小汤匙,“幸好除了二哥哥,没有人会凶我,我比她要幸福多啦。”

齐琤表面平静无波,其实在心里咆哮:齐小瑶你真的够了!

二哥给你道歉还不行吗!不就是早上让我占了点上风,你有必要死逮着你亲二哥不放吗!?

你确定你真的知道“幸福”这个词的意思吗?

“告诉父皇,是谁和你说了这些话?”一点也没注意二儿子的扭曲表情,皇帝含笑询问女儿。

“外婆啊。”齐瑶坦然稚声说, “她还说,二姨姨因为嫁得好就过得很开心,父皇,要不然也让小姨嫁得好一点吧?”

皇帝闻言稍稍沉吟。

他当然不是考虑云家三女儿改嫁的事,当年放选秀出身的她出宫嫁人就已经是看在宝贝的面子上,她把日子过成什么样,他半点不挂心。

他想的是宝贝的继母云宋氏的问题。

整个餐桌上仍旧安然用膳的就只有齐珣了。他有条不紊地拭了嘴角,方背脊挺直端正姿态,神情严肃地向皇帝请命:“父皇,此事就交由儿臣处理罢。”

皇帝略一思索,便欣然颔首。

不过是调训宫人,这点小事他相信儿子完全能够处理。

不过——

他瞥了看着儿子目光晶亮闪烁的妻子一眼,暗自哼了一声,儿子再出色,能有他出色?

齐珣可不知道他素来威严的父皇在心里编排他什么,他看见齐小瑶又在挑食,就按住她要拨菜出来的小勺柄。

在齐小瑶不满地抬头看他时,微笑和她说。

“瑶瑶,你乖乖吃完饭,大哥就给你讲狼外婆的故事。”

“宠”妃最新章节番外,欢迎收藏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生之名流巨星守山犬的彪悍人生明朝僵尸在现代复活之无量道士报你妹的恩啊校园有鬼豪门军宠,儿子轻点娱乐华夏通天大道九州血歌超级系统之妖孽人生紫剑之天下不要叫朕大王重生之农门奸妃组织部长家的小保姆终极斗神九针神医宠物小精灵之阿玄神奇的项链超级自然书